推广 热搜: KQP100L  气动双向阻车器  破拱器  集成灶  矿用司控道岔装置  东达厂家  600轨距气动阻车器  环保灶  抱轨式气动阻车器  气动阻车器 

难忘坡下那片核桃树

   日期:2019-08-14 03:59:04     浏览:3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
原创首发】作者| 吕安太(原创作品 侵权必究)

下午,散步至学校墙外,看到校园里两枝核桃树枝像两个调皮的“机灵鬼”,探头探脑地伸出墙头,那翠绿翠绿的核桃挂满枝头,我不由地想起了家乡西山坡下那片核桃树。童年的事,有益有损,越想越浑。

我上小学三年级那年,在“春风花草香”的三月,大队用马车从山西平顺拉回两车核桃树苗,树苗有大拇指那么粗。晚上,大队紧急召开会议,支书一声令下,第二天,男的挖坑,女的栽树,小学生浇水,全员出动,从日升到日落,山脚下第二、三生产队错落有致的坡地上,变成了上百亩核桃园。

小树栽上后,它像襁褓中的婴儿,在历尽艰辛地生长着。它们随春风而摇动,盼望着水的浇灌。适逢 “六一儿童节”,为了让我们的节日过得更有纪念意义,学校又组织我们学生对小核桃树浇了一次水。

我记忆犹新,那是儿时最美好的一天。“六一”那天,我们集合在学校操场上,听了方校长和孙老师的讲话。随后,我们就两人一对,一人提铁桶,一人背扁担,站着队向“老龙腰”出发了。到达劳动现场后,辅导员首先组织我们列队,整理红领巾。然后,举起右手,面对少先队队旗,重温了入队宣誓,唱了少先队队歌。在一片歌声中,在红领巾飘扬里,我们抬水,给每棵小树浇了三桶水。这一天,我们过得很有意义!

小树在日月中慢慢地长着。夏秋之时,放学后,我经常会到坡下看看核桃树,摸摸它的头,像两个小伙伴相依为命,谁也离不开谁。三天不见,十分想念。

冬天到了,雪下得很大。雪停了,白雪皑皑,如古诗所云:“若有人兮思鸣皋,阻积雪兮心烦劳。”我和几个小伙伴一起,背上铁锹,在我们浇过的小核桃树周围,堆了大大一堆雪,小树和雪和睦相处,聊得很愉快。

又一个春天来了,小树在阳光的呵护下长粗长高了,我好奇地拿起小刀在树上郑重地留下了自己的名字--吕安太。看着那歪歪扭扭的字迹,我满意一笑,留下了一个少年的心。懂事后,我才知道在树上刻字,有百害而无一益。伤害了树木的表皮,影响了水分和营养给树的传输,对树木成长有很大危害,并且也是一种不文明的行为。

俗话说:“桃三杏四李五年,想吃核桃等九年。”其实,四年后,核桃树就长成了胳膊那么粗,树杈上的嫩叶变成了茂盛的枝叶,那些像小扇子一样的叶子组成了一把大绿伞,把阳光遮得严严实实,送给人们一片阴凉。夏天高温闷热时,我们也学着大人的样子,晌午饭后,躺在树下的大青石板上乘凉。那种凉飕飕的感觉,真得比住在城里商品房舒服多了。那种纯天然的凉爽堪比空调。

清明节后,核桃树借助春风摇曳,结出一串串的青穗穗来。一个星期的时间过得飞快,穗子随着时间的推移,从树上落了下来,像毛毛虫躺了一地。

一天,大伯家的嫂子爬到我的耳根悄悄地对我说:“安太,坡下的核桃穗好吃,我在娘家时吃过。”我半信半疑。于是,就利用午休时间,㧟着小竹篮到树下拾了一篮子核桃穗穗。第二天,嫂子把核桃穗洗了洗,在锅里煮了一下,捞出晾干,用盐、醋和蒜泥一调,褐色的“煤”菜(我戏称菜名),配上金黄色的小米干饭,色、香、味俱佳,我和嫂子两家六口人赞不绝口地吃了一顿美餐,就连门口的邻居们看到我端的稀奇饭菜,也非常羡慕。

在捡拾核桃穗时,我不知地认为,核桃树结核桃的多少,要看核桃穗的多少,穗子越多,核桃就会越多的。所以,我低头看看地下的穗子,又抬头数数树上的穗子,感觉这棵树一定会比去年结得多,这一片核桃树一定也会比去年结核桃多。

其实,核桃穗子与核桃果子是两码事,没有因果关系。

核桃树结穗的来年夏天,雨水充沛,核桃树长得格外茂盛,高大挺拔,郁郁葱葱。鸟儿在那搭窝,在枝头高歌,我们小孩在树底下和着鸟叫声谈笑风生,特别喜欢树上稀稀拉拉的青核桃,面对这种美丽的果实,我总在心里念叨着:“这青核桃能吃吗?有毒吗?”

核桃结果后,大队派我大明爷和仓叔看林护园。七月份,青核桃长成鸡蛋那么大,我看着树上的青核桃,直流口水,就避开两个长辈,站在岸上,从树上偷偷摘下几个青核桃,装进口袋,躲到柴草院内,决定冒着生命危险尝一个。我坐在地下,用石头砸破青核桃,慢慢地尝试着吃里面还没油性的白仁仁。结果我发现青核桃仁脆脆香香的挺好吃。从此,我们知道了青核桃无毒。

当我用石头砸核桃时,青核桃喷出核桃汁,溅出一股污浊的水,弄的我的五个指头和手掌像黄染料染过一样,心里还是胆怯的。尽管如此,我砸核桃还是一个劲。三个核桃吃下后,我到渠边把手一洗,水里的影子让我心虚又可笑。脸上和衣服的前襟上像撒了一层黑芝麻,再看看两只小手,像刚从染缸里拔出一般--蓝上加蓝。为此我没少挨家长的嚷,没少受老师的批评。

小孩子,受批评时是满脸忧愁,低着头,好像很委屈的样子。但转过脸,又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。夕阳西下,我们实在受不了青核桃的诱惑,还是趁护林员视野看不远时,照样是外甥打灯笼--照舅(照旧),还是偷偷摸摸地到园子里偷摘青核桃。不过砸核桃的方法变了。根据新发现,我们把核桃放在门轴和门框的缝隙,再慢慢推门夹破青核桃软的皮,硬的壳,把里面的薄皮一剥,吃里面白、脆、甜、香的白仁仁。近几年,青核桃都上了超市的柜台,可谁知道,50年前,我们就已经尝试吃过了青皮核桃,我也可称得上是本村第一个吃“青核桃”的人了。

门缝夹核桃,减少了污手,但会把门框弄的很脏,我们仍然会受到大人们的唠叨和批干。

在男孩子砸核桃吃的同时,女孩子们也没空闲着,她们把青核桃皮用斧头砸烂,挤出汁,染成头绳。那一条条染好的色彩鲜艳的头绳,挂在树枝上,随风飘摆,我们男孩子虽不绑头,但也喜欢弄一条玩耍。我就曾死皮赖脸地和女同学讨要过几条。那个年代的孩子,愿望真的很少。

砸核桃,染黑手,挨批干,又过了二年,老仓叔和我们“叔侄一家,沆瀣一气”,教给了我们一个吃核桃不染手的好方法。就是把小刀照准核桃屁股插进去,用劲一拧,核桃咯嘣一声,成了两半,再用小刀顺着核桃皮一转,核桃仁就像鱼脑一样,摆在了我们的面前,把嫩皮一撕,那淡淡的木香就会扑鼻而来。

又一个秋天到了,一树一树的核桃成熟了,我也高中毕业了,当了大队小干部,曾组织知青进行了一年一度的核桃采摘劳动。我们男知青负责打核桃,女知青负责捡核桃,说说笑笑,劳动场面真正地热闹。一车车核桃推到大队院里,然后把核桃皮脱掉,晒到平房上,晒干后榨成油,卖给社员,那年核桃园收入最高。

“别梦依稀咒逝川,故园三十二年前。”说来话长,我离开故乡比三十二年还多,已经将近四十年了。前年回乡,我又到核桃园转了转,曾想借此来寻找当年我刻字的那棵核桃树。园中石桥仍在,小路仍在,那棵核桃树仍在,当然我也是在的,我绕着树转了一大圈,怆然站定,看着树冠,我发现它老了,老树枝桠交错,只有几片稀稀拉拉的叶子点缀着生命的痕迹。树皮微显焦黑,仿佛在火上烤了许久,煎熬的失去神采,半卷曲着,好像随时都会被大风刮倒。我扶着树干,问在树下割草的老四叔:“这核桃树,近几年还结核桃不结?”他低着头支支吾吾地说:“结,不多。没有人管,等不到核桃成熟,就被人摘了。”

小树会大,大树会老,老树会凋零,自然规律啊。

“莫道区区一粒珠,珠珠肉满口香酥;……天公若识艰危事,一夜狂风尽脱枝。”唉,看来我再也看不到记忆中挂满枝头的核桃了,再也回不到儿时的童年了。

—— The End ——

吕安太芝兰园签约作者

原籍林州木纂村,读书于林州二中,后工作于晋司法系统,喜爱写作。曾有作品见诸于《山西日报》《山西法制报》《黄河晨报》《南湖诗刊》《芝兰园》等。

原创作品 授权发布

专业承接 个人传记 回忆录 个人出书

培训教材家谱村志 平台广告 商务软文

公众平台:芝兰园
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新闻资讯
0相关评论

推荐图文
推荐新闻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违规举报